【观点聚焦】新媒体在美国大选中的应用
2016-11-19 00:43:10
  • 0
  • 2
  • 4

在美国的大选中,成千上百万的人关注着川普和希拉里在社交媒体上的一举一动。两位总统候选人分别选择了新媒体和传统媒体作为自己的主要宣传阵地。那么,在这方面,谁更胜一筹呢?



文段摘自文章《美国大选:得新媒体者得天下吗?》2016-07-22南方都市报
截至发稿时,希拉里的粉丝数为7.4万人,希拉里的发帖质量高,帖子有实质内容,有各种信息图(infographics)展示她的政见,她还用很多精心制作的小视频来说明问题。按照传播大师麦克卢汉对媒体的说法,希拉里更依赖于高像素、高感官刺激的“热媒体”,将信息推送给受众,对方不需要去互动。制作这些媒体宣传的成本更高,希拉里背后有庞大团队在操作这些。希拉里背后有大量“推手”在帮她宣传。
而川普在新媒体上的表现,则属自然而然的网红。他在推特上有9.8万粉丝,发帖3.2万条,比希拉里活跃得多。川普基本上用文字,给其他媒体生成了更多话题。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电视等老媒体分析得底朝天。文字属“冷媒体”,制作成本低,想象空间大,虚实结合,柔韧性强。
从新媒体上看,川普不像是共和党的人,而像是标题党的人。他在那些推特文字中,以简单的标签化的语言,攻击自己的对手和批评者,如小卢比欧(L ittleR u bio)、撒谎者泰德(LyingT ed)、坏人希拉里(CrookedHillary)、笨蛋沃伦(Goofy ElizabethW arren)。这些标签简单粗暴,涉及人身攻击。无奈一旦有人被他贴上标签,撕都撕不掉。他的那些帖子多为嘲弄、挖苦。大量粉丝的迅速传播,也使得他的每一次发帖,都成为不花钱的广告。在制造话题上,川普是大师级别的,特别会兴风作浪。他常用的做法是“先开火再说明”,先不管三七二十一,针对墨西哥、女性、其他少数族裔的言论,都迅速被人捕捉。你骂也好,捧也好,都是草船借箭。在新媒体领域,川普那些人身攻击,让人想起了如今国内一些靠炒作和互撕上位的网红。


新媒体VS传统媒体


文段来自文章《新媒体助推特朗普火箭Trump Up!》http://blog.sina.com.cn/s/blog_1679f86c00102wv89.html2016-09-27 21:36:57 传统主流媒体拉偏架 新媒体方显真相
整场辩论看下来,感觉主持人霍尔特一直向着希拉里。抛给希拉里的都是可以正面回答,并明显已被希拉里捻熟于心,多次公开宣示的问题。而特朗普接到的问题,都是极为难堪、明显要揭短的。例如,霍尔特问特朗普,你说了好几年啦,奥巴马不是美国本土出生,怎么最近改口啦?为啥呀?你要道歉吗?类似这种问题的指向性就是希望非洲裔选民不要忘记特朗普这方面的”劣迹“。而特朗普的回应意味深长,他说我至少成功地让奥巴马公布了自己的出生证明。硬生生顶回去了。够机智。
此外,辩论前后的CNN、NBC评论里,嘉宾与主持人都充满了明显的倾向性,对希拉里做很多善意解读,而突出特朗普的所谓失分项。最离谱的是,事后CNN爆出来的民调,竟然是62%的选民认为希拉里赢得了这次辩论!
这,就是传统电视网的最大政治现实——美国媒体从业者大多是泛自由主义者,也就是中国年轻人嘴里的戏虐说法”白左小清新“。况且,希拉里这台吸金机器,自参选以来筹款数亿美元。其中不少投放到了CNN等传统媒体广告里。技术上,希拉里是他们的广告主。作为广告商,当然要让广告主这个顾客满意。什么指标来凸显?民调啊!
已经有多名专家指出CNN等媒体的民调采样不合理,选择的样本选民大多为民主党倾向。那领先岂不是自然的事?
反观新媒体,比如利用微软BING搜索引擎、或推特的在线民调,特朗普都是大比例胜过希拉里,与传统媒体传递的信息正好相反。
有必要提示大家的是,2016年的今天,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社交媒体、即时通讯工具早已普及的今天,信息的采集研判分析分享方式早已扁平化、民主化。过去那种意见领袖、特殊利益集团通过几大新闻网或报纸杂志就能控制舆论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普通人兼具受众与传播者两种身份,人们能够更加主动地接近真相,不过多受传统媒体的左右与操纵。 
美国大选戏剧般地落下帷幕,特朗普最终战胜希拉里获选新一届美国总统。其中,新媒体的力量不可忽视。



文段摘自文章《希拉里输了,只因特朗普比她会玩新媒体》http://www.anyv.net/index.php/article-857848 一、他不满传统主流媒体,却熟悉媒体偏向并灵活运用
特朗普对美国的传统主流媒体一直不满,选举早期就对传统媒体“宣战”。党内初选,特朗普就因为指责部分媒体对他“不公”,而拒绝这些媒体记者参加他的选战活动,甚至还有记者开始被允许入场,其后又被“礼貌地”请出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些媒体包括《华盛顿邮报》、《赫芬顿邮报》、“政客”(POLITICO)等。特朗普甚至将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直接改名为“克林顿有线新闻网”(Clinton News Network),嘲讽其缺乏客观与公正,明显偏袒希拉里的报道方式。不过不满归不满,他却很清楚传统媒体的两种偏向并运用得当。
一般传统媒体有这两点偏向: 第一种,作不充分的比较。记者在尚未充分调查清楚特朗普生平事迹的情况下,尤其是他的商业行径和个人生活,就匆忙地将他与希拉里的故事作对比。这使得特朗普在比较中占有不少优势。第二种,迎合大众胃口。特朗普离总统之位越近,他就变得越可怕,他的敌人也就变得越发绝望,而与他相关的消息自然能吸引更多眼球,观众更爱看。这也意味着,特朗普不费吹灰之力就拥有了价值数十亿的的“免费宣传”。
可以确定的是希拉里在传统主流媒体拥有绝对权威的话语权,特朗普却在新媒体方面获得了网民的支持。
目前特朗普的社交媒体账号拥有近1300万的粉丝,反超希拉里200多万;有媒体分析认为他是最会利用社交媒体的总统候选人;与希拉里的硅谷营销技术团队相比,特朗普的做法更接地气,且具有浓浓的草根味。专家认为他在此次选举中通过网络掌握了社会话语权,这是历届总统候选人都没有达到的效果。
正如政治分析师所说:政客与选民的每一次互动、每一次握手都会带来转化率,在社交媒体上的互动也一定有转化率,而特朗普在这方面似乎更胜一筹。 二、他热衷社交媒体,特别是玩转推特很有一套
作为一种社交工具,推特(Twitter)已日益成为美国总统竞选人接近支持者和攻击竞争者的重要方式。特朗普在推特上不断通过制造新闻、推销竞选口号以及直接攻击竞争对手等方式来保持自己的媒体关注度。 奥巴马竞选团队资深数字媒体顾问裴范菲(Dan Pfeiffer)曾如此评价,“特朗普在互联网的使用上比共和党的其他竞选人都要用得好,这也是他能获胜的部分原因。” 特朗普究竟是如何玩转推特的? 1、粉丝数量——近1300万粉丝,遥遥领先希拉里2、推文数量——平均每天16条3、发布频率——午夜杀手(特朗普总是集中在“半夜”发推特攻击对手,一天之内发布频率最高的时间是凌晨0点前后。)4、关注账户数量——相当谨慎

文段摘自文章《2016总统竞选:看特朗普如何玩转社交媒体》

http://bbs.cnhubei.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988302 特朗普最初被很多人知晓的是他曾投资并主持大热的真人秀节目《学徒》,而他在节目上说的“you are fired(你被炒了)”也成为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的标志性金句。特朗普深厚的娱乐经验让他明白:“要想红,必出位”的道理。于是,他依靠其在Twitter上勤奋的更文速度,和出位的言论不断抢夺媒体的眼球,成功占据了多家媒体报道的头条。
据统计,特朗姆平均每月要在Twitter上发371.6条推文,日均12条,是Twitter上活跃用户数的三倍。大众通常对新鲜的事物都有着猎奇的心态而特朗普“反常态”的言论恰好迎合了媒体和大众的口味。特朗普深知这一点,自从正式宣布竞选总统开始,就从未停止过他的嘴炮生涯。 比如说,在巴黎袭击事件后,特朗普在Twitter上贴文说:“悲剧发生在世界上枪支管理最严的巴黎,这有趣吗?”这引起法国驻美大使阿罗德愤怒并在Twitter上反击,指出特朗普的推文令人厌恶,缺乏最基本的礼仪。 特朗普不仅仅在各大议题上发表惊人的见解,而且他也没有放弃对其它总统候选人的炮轰机会。如:2015年12月9日希拉里在参加民主党总统参选人第三轮电视辩论时,因为广告休息期间被困在了厕所的排队中而迟到上台。当月21日晚特朗普在密歇根州一个集会上就嘲弄希拉里说:“她怎么了?我当时还在看电视直播,她就这样消失了,去哪儿了?我知道她去哪儿了,但这太恶心了,我不想说”。 特朗普经常在Twitter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并且毫不理会自己的言论是否存在政治风险。虽然有部分人劝特朗普退出Twitter,但是其对此丝毫不在意。特朗普深知“嘴炮”是自己的一大优势,是吸引媒体和拉取群众选票的利器。 特朗普除了喜欢把自己的日常生活发布到Instgram上外,还聘请了一位29岁的新媒体主管Justin McConney。Justin McConney主要负责将特朗普在电视中的画面重新剪辑组合,并加上吸引人的标题挂到Instgram上。这些小视频大部分都是特朗普对着镜头大吼大叫时的金句集合。这些视频获取材料的成本很低,但是发挥的作用却是其自身价值的几倍。 随后,特朗普又将自己的视频宣传扩展到了刚刚兴起的直播应用Periscope上。Periscope作为一个流媒体可以让观众观众们不仅仅观看到大选实况,而还可以全身心地参与到其中,是获选人带领民众参与的不争之地。
特朗普虽然不是第一个使用Periscope的政客,但他却是第一个在此媒体上开通“Q&A特朗普”的政客。如今,“Q&A特朗普”的观众已经扩展到了全球,大亨也一一回答了来自挑战者和支持者的不同的问题。并且特朗普通过自己喜欢的短视频的方式而不是简单的文本来回答这些问题。通过这一方式,特朗普又一次成功的将网上的话题变成了主流媒体的报道。


 特朗普现象背后的新媒体环境

文段摘自文章《“百纳被”式新媒体造就“特朗普现象”》
http://www.cwzg.cn/html/2016/guanfengchasu_0414/27483.html 作为“第四等级”的新闻界正在坍塌,取而代之的是有线新闻娱乐化、网络点击诱惑和博客空间肤浅的专家点评等拼凑而成的松散的新闻“百纳被”。《纽约时报》报道称,特朗普的竞选在付费广告上仅花了1000万美元,但其“从包括社交媒体在内的各种平台的评论中所获得的免费宣传”,价值相当于18亿美元。这是位居第二的希拉里·克林顿的两倍多(7.46亿美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一个在讲究事实的世界中很难存活的政治动物——登场了。作为曾经的真人秀主持人,特朗普独一无二地适应了一种媒体环境。在这种媒体环境中,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的屁股可以“火爆互联网”,而发生在尼日利亚的近100名平民死于“博科圣地”屠刀之下一事却不值一提。
印刷媒体的衰落及其被有线新闻和数字新闻所取代,对公众如何消费媒体具有十分重大的影响。传统印刷媒体有助于对重大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但有线新闻和其他形式的广播新闻不得不压缩内容,在有限的新闻周期中减少故事性。为了保持竞争力,广播媒体倾向于推出卖点最好的故事,例如那些人们觉得最有娱乐性或最有意思的故事,虽然娱乐价值仅仅是新闻价值的一个组成部分,甚至或许是最不重要的部分。
同样,数字媒体为了吸引点击率,也过分偏爱对事件的简单化解读,用吸引眼球的标题博取关注。所以,出现特朗普这样的候选人就不足为奇了。他避开细节,用多彩的、富有娱乐性的语言表达观点,比起那些较传统的政客更具优势。那些传统的政客谈政纲、全国性问题的实用解决方案等老生常谈的话题,只会使公众厌倦。
凭借这些天在美国积累的“感召力”,特朗普能够满足媒体夸张宣传的需求,以最少的投入获得最大的曝光率。基于媒体研究公司(mediaQuant)的数据,《纽约时报》报道称,特朗普的竞选在付费广告上仅花了1000万美元,但其“从包括社交媒体在内的各种平台的评论中所获得的免费宣传”,价值相当于18亿美元。这是位居第二的希拉里·克林顿的两倍多(7.46亿美元)。
这部分也归因于特朗普支持者对现有体制的不信任,特别是对主流媒体的不信任,共和党至少花了十年时间对主流媒体进行妖魔化。他们转而寻找其他替代来源,诸如博客和新闻网站,而这些往往更不可靠。
新媒体在加速错误信息或误导性信息传播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是记者和媒体学者西尔弗曼(Craig Silverman)的报告《谎言、该死的谎言和有毒的内容:网站是如何在线传播谣言、言论和虚假信息的》(Lies, Damned Lies and Viral Content: How Websites Spread [and Debunk] Online Rumors, Claims and Misinformation)的焦点。其中西尔弗曼认为,在急匆匆推出内容时,新闻网站往往很少甚至不会花精力来核实他们发布的信息,这些信息往往是不加批判和毫无增值地从另一个网站转载而来。
西尔弗曼指出,错误或张冠李戴的言论在互联网环境下可以很快传播,而纠错却无法同样快地传播,而且可能被那些选择相信谎言的人嗤之以鼻。他写道:“在几分钟或者几小时内,一个言论可以从一个单独的推文或一则来源糟糕的报道摇身一变,成为被几十个新闻网站转载的新闻故事,被成千上万次分享。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真理。仅凭其无处不在这一点,读者就会将谣言信以为真。”

文段摘自文章《新媒体时代的2016美国大选:美利坚出了个川普王》https://zhuanlan.zhihu.com/p/23537477 新媒体对观点发表的影响
这次大选,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开始旗鼓相当。我们的官媒其实限于身份,没有什么太多的参与空间。但是其他媒体就不一样了,南方系、团系、凤凰系,各路大V小V也是轮番上阵。结果呢,2016年这个新媒体快速发展的时代留下了很多珍贵的资料,各种打脸和反打脸。
有一件事情坐实了:传统媒体不那么可信了。有人之前觉得官媒不可信,民间和广东媒体可信,外媒才可信。结果这次川普的出现,让新媒体势力开始借势成长,川普的主要支持者集中在了知乎、朋友圈。不光是CNN被打脸,国内的很多大V也被打脸。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