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空间研究》第一期:聚焦网安法
2017-03-23 14:08:42
  • 0
  • 1
  • 8



互联网与“人的条件”

郑永年

职务: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互联网是出现已经急剧的改变了我们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环境。在互联网空间,传统意义上的公共和私人领域的边界完全消失,原本的公共领域变得更加公共,原本最私性的领域也被毫无边界的在公共领域得到表现。近年来日本最受欢迎的“女朋友”只是一个互联网的“程序'而已,人们开始和程序结婚,能够直接影响到人类本身的再生产和生存能力,作为组织政治生活最主要手段的传统政党正在被互联网所取代,无论是英国公投还是美国的特朗普,甚至一些类似伊斯兰组织,都在充分展现着互联网的能力和能量,互联网已经向人类展现了其改变人类的无线可能性。另一方面,尽管对互联网的研究文献已经是汗牛充栋,但对互联网到底是什么?人们似乎仍然及其肤浅,甚至不得而知。或许,我们可以从当代哲学家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对人类活动的讨论中获得一些灵感。

提高互联网治理能力的体制性思考

汪玉凯

职务: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及其想各领域的广泛渗透,互联网的治理问题越来越成为国内外广泛关注的焦点。党的十八大以来虽然我们在这方面作出了一系列重要举措,但由于互联网管理体制机制方面的问题依然突出,直接影响互联网治理的成效,威胁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发挥信息化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作用

宁家骏

职务:国家信息中心原首席工程师,现任国家信息中心委员会主任,国家发改委电子政务工程建设指导专家组成员兼秘书长,中国信息化推进联盟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十三五规划纲要》进一步确立了信息化的战略性、基础性、先导性地位、意味着“十三五”期间经济发展对信息化的需求更为迫切、成为转变经济个领域生产方式的核心驱动。对于正处于经济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当前一个极具重要意义的重大举措、就是要通过大力推进信息化和两化深度融合、通过创新电子商务发展模式、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供给侧结构改革离不开创新、作为连接供给与消费桥梁的电商产业品质如何、将会对供给侧结构的成败产生重大影响。

网络空间与安全问题的观念基础初探

汪丁丁

职务: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初探'主旨是要澄清一些基本观念的来源以及当这些观念被运用于中国社会现实情境时发生的翻译问题、以及由此可能引发的政策误导。对人类而言、观念是行动 的先导、这里探讨的是"网络空间”观念和“安全”观念的基础问题、或可视为一种哲学探讨。在观念史的视角下“安全”这一观念的历史远比“网络空间”这一观念历史长久,通常,就政治哲学而言,可追溯至康德的《永久和评论》以及晚近哈贝马斯关于康德这一观念的批判或超越。

有《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看我国网络安全顶层设计

左晓栋

职务:博士,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

2016年7月、中办、国办印发了《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这是规范和指导未来10年国家信息化发展的纲领性文件、是国家战略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信息化领域规划、政策制定的重要依据。其中《战略纲要在总结已有成绩基础之上、面向新时期维护国家安全的重大需求,对网络安全工作作出了新的顶层设计、这是近年来我国以文件形式对国家网络安全战略最清晰阐述。

《网络安全法》倒计时

崔光耀

职务:《中国信息安全》杂志副社长,主编,资深媒体记者

网安法历经一年进入二审、2016年7月5日、随着《网络安全法(草案)》二审稿公开征求意见、这部各界期待已久的国家网络安全综合大法、在立法程序上进入倒计时阶段。此事距离一审稿过去整整一年时间,在2015年6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上、常委委员对一审稿进行了分组审议、经中国人大网7月6日向社会公布、公开征求意见。

我国网络空间安全立法的技术基础和逻辑起点

寿步

职务: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教授,博士导师,上海交通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

我国网络空间安全立法、首要的问题是“正名”问题。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其次要解决改发的技术基础问题。网络空间安全问题设计很多技术术语、在该法中这些术语必须有具有国际共识的、国际公认的定义、这样才能使该法具备无懈可击的技术基础。有了这样坚实的技术基础、该法才可能具备完备的逻辑体系。这就是讨论《网络安全法》(草案第二次审议稿)的修改问题时首先需要解决的基础问题。

网络攻击视角下的关键信息基础设施法律保护探析

王玥

职务:西安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哲学博士,西安交通大学信息安全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陕西省法学会信息安全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西安交通大学信息安全法律中心《信息安全通讯》主编

从2007年爱沙尼亚国会、政府部门及银行遭受网络攻击。技术专家们发现攻击来源于一个庞大的“僵尸网络'涉及位于178个国家的大约8.5万台电脑、其中绝大多数电脑是被黑客入侵和操纵的情况下、无辜和毫不知情的卷入了有关攻击、从2010年伊特朗政府遭受“震网”病毒的攻击及2014年在乌克兰政府遭受的网络攻击等极大的危害了国家安全。而2014年9日爆发的OpenSSL心脏出血(Heart bleed)漏洞及2014年8月31日、匿名黑客利用苹果iCloud上的云服务漏洞发动网络攻击导致用户个人信息的泄露、极大的危害了社会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显示出针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对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经济的发展及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巨大危害性。因此、对网络攻击视角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法律保护问题进行探讨、分许如何通过针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网络攻击的规制、最大程度的保障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正常运转、成为了网络安全法领域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论网络国家大数据的主权保护

赵宏瑞(图)

职务:博士,教授,法学院院长。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社科院,曾任美国华盛顿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明尼苏达大学法学院交流者,汉堡大学法学院交流学者。

网络安全的核心,是构建国家大数据安全秩序。当代网络社会体现出了五点特征:全节点、全时点、全空间全联通、全学科。目前的“网络”范畴体现为全球 70 亿人口中有 30 亿人上网,例如土耳其总统就依靠 Facebook 传播信息来平息突发的政变,表明了全节点联通的网络技术正在影响着各国主权与世界安全。完善落实国家网络大数据的主权安全保障是立法目的。2016 年 6 月底,中国全国人大在审议《网络安全法(草案二审稿)》(以下简称“二审稿”)后,部分国际媒体认定该法规定得过于严格(路透社,2016 年 6 月 28 日); 在 7 月 7 日,西安交通大学马民虎教授在《法制日报》阐释了网络主权的价值基础; 在 7 月 12 日、14 日,方兴东教授等 10 余位网络专家继续对“二审稿”提出深入具体的修改意见;在 2016 年 7 月 22 日,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在京组织研讨会。本文围绕网络安全的国际视野、“二审稿”的五层逻辑、完善条文的“五点改进”,谈谈落实完善国家网络大数据主权安全保障的立法思考。

网络空间的法律属性

谢永江

职务:北京邮电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科技法学会理事,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理事。

网络空间已经成为继陆地、海洋、天空、太空之后的“第五大空间”。网络空间是有互联互通的设备和网络按照一定的规则和程序组成,可供人们交流互动的虚拟空间。网络空间的构成要素包括硬件,软件,信息,主体等要素,并呈现出虚拟性,现实性和社会性的特点。网络空间是构建在各国主权之上的电子空间,还是国家主权管辖的一国公域?对此政界和学术界均存在巨大分歧。本文试图通过厘清网络空间的概念、构成、特点,进而对网络空间的法律属性进行剖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